仲景健康网>中医药>中药经方

中国古代历代中医与传染病的殊死拼搏

来源:仲景健康网发布时间:2020/03/25
326
分享:
东汉末年,战乱引发的大规模伤寒疾病,直接促进了“医圣”张仲景撰写出《伤寒杂病论》,确立了中药辨证论治的原则,奠定了中医临证辨证论治的基础。

1.经典论述

远古时代,传染病名称很多,有疫、疫疠、疠疾、天行、时气、时行、温疫、温病、伤寒等。

早在《周礼·天官·冢宰》中就有记载:"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,四时皆有疠疾。"

黄帝内经》中记载了预防传染病的方法:“五疫之至,皆相染易,无问大小,病状相似,如何得不相易者”;

从汉代起,医书里都把传染病作为重点项目加以关注;

晋朝葛洪的《肘后方》记载了“虏疮”(天花)、“狂犬咬”(狂犬病)等;

其后的医书对疟疾、麻疹、白喉、水痘、霍乱、痢疾、肺结核等急性传染病及其辨证治疗办法都有明确记载。

2.病因病机

中医认为,有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的外部致病因素,也有人体自身抵抗力强弱的内在原因,体现了中医学内因以外因为发病条件的外感病的辨证观点。

3.流行性的认知

明末温病大家吴又可的瘟疫论》是中国第一部系统研究急性传染病的医学书籍,书中诸多独到见解对今天的湿热类传染病仍有指导意义。

如在流行性方面,认为戾气有强烈的传染性,无问老幼,触者即病;

在感染途径上,认为戾气主要从口鼻而入,初起邪气伏于半表半里之膜原……

4.防治措施

中医强调以预防为主,提出“治未病”的思想,采用“全神养真”、“避其毒气”、“顺应四时”、“调七情”、“节饮食”等措施。

这些认识对后世医学的发展和对传染病的防治起着指导性作用。

中国疫病史鉴》记载,从西汉到清末的两千年里,中国至少爆发过321次流行疫病,而作为民族瑰宝的中医药与各种瘟疫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对决,采取了有效的预防和治疗,在有限的地域和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蔓延。

中医与传染病的殊死拼搏

中国历史上的战乱都曾引发的大规模的瘟疫,以东汉末年与明末清初为例。

1. 曹植在《说疫气》中提到“建安二十二年,疠气流行,家家有僵尸之痛,室室有号泣之哀。或阖门而殪,或覆族而丧。”

据史书记载,这场名为“伤寒”的大瘟疫,使全国人口从汉桓帝永寿三年(公元157年)的5650万,锐减到晋武帝太康元年(公元280年)的1600余万,而在瘟疫最剧烈的中原地区,到三国末年,其人口仅为汉代的十分之一。

此次战乱引发的大规模伤寒疾病,直接促进了“医圣”张仲景撰写出《伤寒杂病论》,确立了中药辨证论治的原则,奠定了中医临证辨证论治的基础。

2. 明末清初,传染病连年猖獗,据《明史》记载,从永乐六年(1408年)至崇祯十六年(1643年),瘟疫发生达19次之多。瘟疫遍及河北、山东、江苏、浙江等省。

“瘟疫大行,人死十之五六,岁大凶。民有绝户,繁华大街如同静夜,无人行走。”面对此等疫情,明人吴有性于1642年编著了我国医学史上第一部急性传染病的专著《温疫论》,首先提出“疠气”致瘟的病因学观点,强调病从口鼻而入,主张“疏利祛邪”的治疗方法。

3. 2003年非典时期,以邓铁涛邓老为首的中医人向政府申请主动请缨参与防治非典工作,彻底扭转了防治“SARS”的局面,创造了“零转院、零死亡、零感染、零后遗症”的奇迹。

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,全球因非典死亡人数919人,病死率近11%,广州患者的死亡率为3.6%,单纯采用西医治疗的香港患者死亡率为17%,台湾则为27%。

邓老治疗非典时坚持以下原则:

第一,坚持中药早期介入,即在发热期就要用中药;

第二,坚持全过程的中西医结合,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;

第三,坚持临床个体化治疗与科学研究的结合;

第四,坚持辨证论治,以清热解毒、芳香化湿、扶正祛邪等主要治法。

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瑰宝,对世界的健康保健事业都有杰出贡献,疫情当前,我们要发挥中医药优势,借鉴抗击非典的成功经验,共同战胜新型肺炎!


相关阅读
网友评论
( 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。评论提交后将在24小时内审核完成。如有违规言论将直接删除。)0条评论
全部评论
暂无评论